男s

  • 男s是圈外人,但他的能量让我不再以病态的执念浸泡在字母圈里等待着疼爱和救赎

    男s是圈外人,但他的能量让我不再以病态的执念浸泡在字母圈里等待着疼爱和救赎

    sm故事:男s是圈外人,但他的能量让我不再以病态的执念浸泡在字母圈里等待着疼爱和救赎我认识他时,自己正处于一片混沌之中。初到北京的一年,我像被流放到了一个热闹非凡的岛屿。看似是自由,实则是不着边际的牢笼。从青春期起就被不断压缩的欲望呲呲往外冒气,我像一只飞蛾一样,有点火光就要好奇地扑上去张望。就像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把自己性格的缺陷推锅给“原生家庭”一样,那一年, 我把自己自己对sm的需求归因于我的父亲过于弱势。我缺失强有力的父爱,以至于童年时期把自己完全打扮成一个男孩子,凶猛,叛逆,横冲直撞;...

  • 字母圈女m向你俯首称奴,但并不代表她坦然接受男s性侵犯

    字母圈女m向你俯首称奴,但并不代表她坦然接受男s性侵犯

    字母圈里女m向你俯首称奴,但并不代表她坦然接受男s性侵犯2017年,日本上智大学用匿名App问卷在学生之间做了个小调研,调研的问题是“你认为两人之间发生什么行为就代表着对于性行为的许可?”调研的结果显示,有5%的大学生认为女生见你时穿着超短裙代表着性行为的许可;有11%的大学生认为,女生和你在一起时把自己灌醉就代表着性行为的许可;另外有63%的人认为女生同意与对方接吻则代表着性行为的许可;只有不到4%的人坚持认为本人明确表示允许性行为才是对其的真正许可。上智大学的副教授出口真纪子说,&ldq...

  • 曾经我信奉做男S一定要比别人优秀,如今却愿意坦然接受“你根本不是个S吧”

    曾经我信奉做男S一定要比别人优秀,如今却愿意坦然接受“你根本不是个S吧”

    曾经我信奉做男S一定要比别人优秀,如今却愿意坦然接受“你根本不是个S吧”工作三年半,觉得自己越来越平庸了。刚毕业那会,在一线互联网公司找了份薪资远超平均水平的工作,觉得自己特牛逼。在论坛里和女m聊天,最喜欢的就是别人问自己什么工作,然后风轻云淡地回答:“PM”。一定要说英文缩写而不要说“产品经理”,这一方面能有效阻止别人问你“产品经理?推销啥产品的经理?”从而陷入尴尬,另一方面也能透露出一种横贯北京城,叱咤CBD的一线白...

    绳艺小说 2020-03-13 100 0 抖s男s女msm
  • 混字母圈5年却没有固定的partner,她被多任s虐得遍体凌伤

    混字母圈5年却没有固定的partner,她被多任s虐得遍体凌伤

    混字母圈5年却没有固定的partner,她被多任s虐得遍体凌伤像蟒蛇吞掉鸡蛋,比她嘴还大一些的黑色硅胶球塞进了她的嘴里,她努力嗫嚅,想要更舒服一些,但嘴角一动,口水便开始在她的嘴边聚集,流到齿缝,再流到口球上,最后在黑色硅胶表面形成晶莹剔透的水滴,打着旋儿,又牵着丝滴到浴室的地面上,最后流入排水口里。浑浊的唾液就是这样流走的,然后大概会掉进下水道,再流入护城河,起风的时候,它们便顺着风蒸发进空气里,再聚成沆瀣一气的云,在间隙里又化成雨滴落,打湿这栋楼的旧墙根,再打湿一楼,打湿二楼,打湿地板,打湿我的鞋子,打湿我的身...

  • 女朋友m倾向较重,希望我是一个严厉的s并能对她sp、羞辱、qj或调教

    女朋友m倾向较重,希望我是一个严厉的s并能对她sp、羞辱、qj或调教

    女朋友m倾向较重,希望我是一个严厉的s并能对她sp、羞辱、qj或调教同好提问称:看了两性教育的那篇文章,很有感触,谢谢你引发我的思考。我也是女朋友推荐过来关注你的,她是一个m倾向还比较重的人,我在认识她之前其实对bdsm完全没有概念,所以一直以来也是她在引导我。她希望我对她做一些,比如sp,羞辱,比如设计一个qj她的场景之类的事情,她几乎把所有权力都给了我,想让我去探索她的极限。可问题是,我的头顶好像有一块看不见的玻璃,每当我去计划和想象那些场景时,我就会一头撞上去,完全下不去手,感觉心里有个小人在指责我&lsqu...

  • BDSM没能拯救我,但那个快秃头的中年男人在医院过道里狂奔却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BDSM没能拯救我,但那个快秃头的中年男人在医院过道里狂奔却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BDSM没能拯救我,但那个快秃头的中年男人在医院过道里狂奔却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1996年,小马(化名)吃下一颗樱桃,差点被噎死。那时小马才4岁,但她依旧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感受。张大嘴却吸不上气,鼻子也变得只能微弱呼吸,嗓子里想喊大人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浑身每个毛孔都开始往外冒汗,手指渐渐变得有些麻木。在厨房的妈妈首先发现了她的异样,看到女儿的脸涨的通红,来不及解开围裙,拉着她就要往医院跑。爸爸跟着从客厅冲出来,一把打掉...

  • 女m心声:我喜欢SM并主动寻求受虐,那一刻我是最强大的人,我愿意全身心地将自己交付给他人

    女m心声:我喜欢SM并主动寻求受虐,那一刻我是最强大的人,我愿意全身心地将自己交付给他人

    女m心声:我喜欢SM并主动寻求受虐,那一刻我是最强大的人,我愿意全身心地将自己交付给他人前不久,身边一位女性朋友跟我“出柜”——她是一名女S。她并不清楚我的角色定位,只知道我也是“同道中人”。我们便聊起了对字母圈的看法。她说:我觉得在男S女M关系中,女性好惨。女M真的太难了(赞同,大家都挺难的)许多男S实在都太不靠谱了(点头如捣蒜)男S女M关系里,不就是女M服侍男S,给男S免费**吗?(也不能这么说吧)女M好像没有什么自主性,被人当玩具一样耍。...

  • 男M似乎是整个BDSM群体中最被忽视最没有话语权和最没存在感的群体

    男M似乎是整个BDSM群体中最被忽视最没有话语权和最没存在感的群体

    我曾经在一个字母圈群中参与过一次讨论。在讨论中,有人把男M同那些贬低性的词汇强行联系在一起,比如贱种、畜生、女性至上、交钱给女S才能磕头等等,但大家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不是那种“两个人互相同意玩游戏而已啦”的习以为常,而是认为“男M就是这样”的习以为常。于是我把上面的男M替换成女M,把女性至上替换成男性至上,这次却立刻就有人站出来制止我,说我在侮辱女性,即使是女M,也不可这么贬低。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宏观来看,男S和女M出门,圈内大部分情况,开销都是男S支付的;但是反...

  • 在字母圈混,温柔的新人能不能做S,或许没能等到答案就已精神分裂

    在字母圈混,温柔的新人能不能做S,或许没能等到答案就已精神分裂

    在字母圈混,温柔的新人能不能做S,或许没能等到答案就已精神分裂当S的第五天,H君有点后悔了。原因之一是S这个群体对他非常地富有人文关怀意识。比如他加了一个字母圈qq群,当他介绍完自己,说自己比较内向,平时也比较温柔软弱的时候,立刻就有人说以他的性格应该是个m。H君还没插上话,群里又有人说了,m怎么啦?新人嘛,对自己的认知有偏差是很正常的事,我们应该多引导他,而不是歧视他。这种人文关怀的时代主义精神瞬间调动起了群里大家的热情,有人告诉H君,群文件里有一份男m变装指南,如果你喜欢变装的话可以去看看。还有人特意@H君,告...

  • SM并不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只是生产力的繁荣和主流观念的正视让它走入了我们的视野

    SM并不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只是生产力的繁荣和主流观念的正视让它走入了我们的视野

    SM并不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只是生产力的繁荣和主流观念的正视让它走入了我们的视野常常听到一种论调,说“BDSM是社会发展的产物”,这似乎是在说,把你放到一个社会里,你才有可能产生BDSM的心态,如果你一个人隐居在深山老林里,BDSM就与你无关了,但真的是这样吗?本文将尝试先不从社会的角度论断,而是从人的心理层面出发,探讨BDSM心理的成因。现代心理学有一个假设——正是因为心理需求的推动,人类才产生了智慧,发展了文明。心理需求同生理需求一样,对于正常的人类而言都是必不可少...

首页 | 绳艺视频 | 主奴交友 | 绳艺小说 | 绳艺模特